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市唯一的男校。紧接着初中上男校,高中上男校。亲爱的,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搅过基吗?”

    周良善已经笑岔了气。其实她不应该笑的,毕竟这里头还有一个悲伤的故事,可是她忍不住。

    直到周良善笑出了眼泪,也实在是笑不动了,沈树举了举手又说:“再来。”

    他就不信那个邪,他能一直不会翻身?

    哈哈,苍天不负有心人。

    这一局,沈树出剪刀,周良善的布。

    小样,还制不了你了。沈树兴奋地卷起了袖子,□似的跳起了桑巴。

    周良善白了他一眼,还不等他询问,就赶紧说:“我选大冒险。”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她会是这样的选择,但沈树的脸还是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

    不过这样也好,她要不这样选,这戏怎么唱,便宜又怎么占呢!

    沈树装着为难地思考了半天,这才嬉皮笑脸地说:“你敢亲我吗?”

    周良善被气乐了。

    只听沈树又说:“你要是不敢,就算你输了,惩罚就是……让我亲一个。”

    合着敢不敢,吃亏的都是她。

    周良善缓缓地抬起了头,含羞带笑似桃花……

    接下来,沈树很凄惨,真的很凄惨。

    周良善的身体很香很软,她的唇很糯很甜,原本应该是很享受的一件事情,却因为太过仓促而撩|拨的人痛不欲生。

    换言之,沈树因为周良善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可耻地起了反应。

    再换言之,沈树禽|兽了。

    强上不是沈树的风格。

    他亟不可待地又举起了手,只要再赢一局,他的春天就来了。

    可是,周良善却再也不肯伸手。

    沈树急乎乎地说:“来呀。”

    周良善笑嘻嘻地摇摇头说:“我知道你下一个问题一定是:你敢上我吗?你要是不敢,就算你输了,惩罚就是……让我上你吧。”

    沈树举在半空的手垂了下来,他很忧伤,怪不得老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一旦太聪明,男人铁定就得头疼蛋|疼老二疼了。

    现下,沈树的老二真的涨的很疼。他愤恨地说:“周良善你是女人嘛?我就不信你不想要。”

    周良善一脸的不在乎,“想啊,但我可以自给自足,你也可以啊。”

    “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说话的同时,周良善已经开始赶人出门。

    “周良善,我替你服务,不收费。”沈树是彻底豁出去了,倚在门框上“搔|首弄|姿”企图以过剩的男性荷尔蒙征服她。

    周良善啼笑皆非,“去,别以为老头不在家,你就能为所|欲|为。”

    沈树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已经被关在了门外。

    沈树焉哒哒地往客房走去,他想这是真要逼着他搅基去了。

    却在这时,周良善又打开了房门,冲着他说:“沈树,等老头儿能回家了,咱俩去谈恋爱吧。”

    沈树没听懂,回过头不解地看她。

    只见周良善嘿嘿一笑,眼神中透着期待,“我喜欢玫瑰,红色的玫瑰,你得送我一大束。”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明天。

    对躺着也中枪的小蔷薇说:不好意思,你中枪了,可是你就没有发现嘛,你你你你基本都是我的沙发啊,除了亲耐的你章章都会安慰我以外,还有谁呢???

    还有,那个“我……我……掀桌”,是学你的,请自行带入。

    59、亲爱的你2

    风骚红玫瑰。

    -

    “沈树,你可算是我的初恋。”周良善捧着一大束红玫瑰,喜滋滋地说。

    这是一大清早,沈树跑到花市上买回来的。他琢磨了半宿,觉得周良善能提要求是个好兆头。不就是想要鲜花攻势嘛,好办,满足你,让你收花收到手软。

    沈树很慷慨的和花市上的一个老板订了一月的鲜花,早上九十九朵红玫瑰,晚上一枝香水百合——百合中的女王。这喻意够直接吧,你是我的最爱,你是我的女王,你幽香你淡雅你自傲你是独一无二。

    于是,周良善才刚起床,脸还没洗呢,花就来了,当下就说了上面的那句话。

    是个男人对女人的初都是很在意的,甭管是初恋还是初|夜,若能拥有,自然是特别特别开心。

    现在,沈树高兴的合不上嘴,真心觉得头发还没梳好眼神还没从睡眠状态完全醒觉还有点儿涣散的周良善是人比花娇艳,那飘乎乎的小眼神紧接太风|骚够劲。

    谁料,周良善又说:“都说初恋能成的没有几对,可一旦分了,女人永远是男人心上的一颗朱砂痣,也挺浪漫的。”

    沈树笑不出了,直勾勾看着周良善,一伸手指头使劲地戳着她的脑门。长得挺精明一姑娘,小时候脑袋被门挤过吧,要不说话怎么这么不上道呢!

    戳得周良善左闪右躲,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来二去地撞进了沈树的怀里。

    进来了还想跑吗?沈树搂住了她,下嘴就想啃,并且是逮哪儿啃哪儿。

    两个人腻歪的正欢实,一声清亮的啼哭乍然而起。

    周良善赶紧挣脱了沈树的怀抱,就往屋里跑。

    此时的秘密已经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外加口水横流,却在看见周良善的那刻讨好似的破涕为笑。

    周良善抱起了他,照往常一样得给他洗洗喂喂。这就意味着新的一天正式开始,忙碌是肯定的,却也是甘心情愿。

    屋外的沈树郁闷极了,他想小祖宗醒的真不是时候,老爸吃不上肉,连口汤也不让安安生生的喝。小心哦,老爸长期压抑会影响心情,老子心情不好你小子就得夹着尾巴做人,若不然屁股开花,那个劈里叭啦。

    不过接下来吃早饭的时候,沈树终于喝到了肉汤,狠狠地亲了两口,一口是秘密,一口是秘密……妈。

    不带有任何情|欲的单纯的亲吻让沈树的心情激荡不已。周良善的唇舌还是一如既往的甘甜柔润,这让沈树想起来了两人的头一次亲吻,只记得当时的自己很冲动。也就只有周良善才有那种本事,不经意的撩|拨,致命的诱|惑。

    唇舌的交缠是在秘密的大眼睛注视之下完成的,明明知道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周良善还是没来由的红了脸。

    “小观众”却不以为然,咂巴着小嘴,好奇地盯着才将分开的两人看个不停。

    觉得还是不够过瘾的沈树还想再来,周良善推了他一把表示不肯就范,轻轻说:“秘密看着呢。”

    沈树也低头看着秘密,故意用不快地语调对他说:“看什么看小子,不亲不做哪来的你,现在得抓紧时间给你造妹妹。”

    话是这样说,沈树想“造”也得周良善同意。用她的话说,才刚开始谈恋爱你就想上床,这不是明显的动机不纯嘛,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唉,沈树除了无奈地表示自己真的很冤枉,还能干什么呢。

    闹完这一出后,两人带着孩子急赶紧赶地奔赴医院,是时候换下江陈余,得让他回来补觉了。

    才打开病房门,江陈余和老爷子商量好似的齐齐看向门边,然后老爷子顺势就往床上一躺,精神头儿很明显地跟第一眼看见他时不一样。

    又虚了不少。

    周良善左右一分析,大概明白点了什么。

    果不其然,江陈余并没有像前几天那样说走就走,而是招呼了她和沈树过去。几个人都坐在老爷子的床边,像开会似的,江陈余清清嗓子,眼看就要进入正题。

    周良善忽然冲着老爷子很随意甜甜地叫了声:“外公,你今天早饭吃的什么啊?”

    老爷子陡然来了精神,翻坐而起,“乃告瓦行吗?”(你叫我什么)

    江陈余赶紧回头瞧了他一眼,老爷子又缓缓地虚弱地躺了下去。

    周良善笑了,冲他俩说:“行了,别演戏,有事说事。老的一病都够让人焦心了,还弱上装弱,小的也别瞎起哄。”

    江陈余狠劲瞪了老爷子一眼,那意思是“都怨你,看穿帮了吧”。

    老爷子特无辜地笑。

    江陈余也不在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外公的意思,让你们两个赶紧登记结婚,再生一个小沈。至于秘密,现在不是没有户口嘛,又是非婚生的,干脆给他算了,让秘密跟着他姓秦。要不然他死的时候连人摔盆①送终都没有。”

    周良善沉思。敢情老爷子是思想守旧觉得老秦家后继无人,打起了秘密的主意。

    按理说,其实这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还能再生。关键是,万一秘密姓了秦,然后周良善又跑了呢?

    沈树觉得不安全,遂闷声闷气地说:“现在不行,至少得等我和周良善结婚了以后再说。”

    想让秘密姓秦,得,先把你外孙女绑上了花轿入了洞房再说。

    江陈余正想开口说话,这时,房门砰一声被人大力推开。

    立在门前的安欣急乎乎地表态,“我不同意。”

    沈树站了起来,惊愕外加惊喜地问:“妈,你怎么来了?”潜台词:你不是挂我电话,不鸟我的嘛。

    安欣瞅了他一眼,眼神凶狠,上面写着“能不来嘛,再来晚一点儿孙子就被你卖了,你个卖儿求荣没有节|操的东西”。

    她又走上前几步,站在老爷子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秦叔叔,我是老沈家的二儿媳妇,我和沈建结婚的时候,您还去喝过我们的喜酒。可是一转眼,沈建和我公公都已经先后去那边享福去了,今天我是代表他们来看望您的。”

    这样说着,安欣的眼睛又扫向周良善,眼神闪了又闪,很明显地挣扎了一番,淡淡地叹了口气,认命地说:“另外,我也是应您的要求来为沈树提亲的。您这边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不过,前提条件,周良善要想进我沈家的门,秘密就必须是沈家的长孙。”

    老爷子不乐意了,脸色阴沉了下来。

    沈树下意识捂住了脸,心里头哀嚎不已。这年头事儿多的怎么都是些老头儿老太太呀呀呀!

    作者有话要说:①摔盆:摔盆得在起棺(亦即要抬棺材去埋)时摔;   摔盆是家中长子摔,长子不在则长子长孙摔,无长子、长子长孙则次子,若无次子以其它各子长幼轮序、嫡庶伦序   无子由同姓亲族中血缘最近的堂侄子摔,但条件是要其人未婚。若其已婚,则由未婚亲族堂侄摔,以此长幼轮序(当然亲生儿子不论已婚未婚,堂侄要论是因为已婚者是要承继本家宗佻的)。   婿不可摔!   摔者谓之‘孝子’,按旧例,可以承继死者的大部份家产,这也就是为何已婚堂侄不可摔盆的主要原因----继承别人遗产的同时也是要尽做别人“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