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又给了张前翠一碗定心汤:“妈,你放心,我之前都说过了,我工作了,嫁人了,也还是你们的女儿,我之前答应过工作后每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拿出来给你们,这事我说到做到,妈你放宽心。妈,现在我们要有劲一处使,你们千万别捣乱啊。”

    张前翠虽然骨子里一向是重男轻女的,但对这个极为有主见的女儿她还是很有几分信服的,几经挣扎过后,觉得池秀说的在理,也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还是让女儿先去试试看看情况,过后再决定是儿子上呢还是女儿上也行。

    张前翠撇开身子,让了一条道出来,唾了一口唾沫:“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东西你都拿去,好好哄一哄那孤老婆子,等哄到手了,总归啥东西都是我们的了。你赶紧去吧,莫让池樱那死丫头抢了先。”

    想到这里,张前翠心里直呸呸,怪道池樱见天每日的去彭二婆那里献殷勤呢,说不定也是打了这主意,好把这工作留给池文骏那狼崽子。

    池樱自是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现在,她对极为紧张自己工作的的池文骏小哥俩说了自己这次工作顺利,八月就可以去上班的事情之后,不出意外的得到了小哥俩的欢呼声:“太好了,姐姐的工作搞好了,以后姐姐就是工作人了。”

    池樱点着兴奋的小哥俩摇头笑道:“行了,别太高兴了,把高兴劲儿留一留。赶紧打水来给崔大哥洗漱,你们也把你们这花脸猫也一起收拾一下。呆会儿我们一起去彭二婆家吃饭。今晚,我们一起好好庆贺一下。”

    安抚好小哥俩后,池樱让崔正则洗漱,自己则去将崔正则带来的东西拿出来,该切的切,该片的片,归整了一番,拿盆装好,都是熟食,呆会儿去了彭二婆那里馏热就能吃,不用多费事了,免得二婆操心。

    归整完了后,池樱稍稍的收拾了自己一下过后,拿了两把面条,锁了门,带着小哥俩跟着崔正则拿着东西往彭二婆家走去。

    刚一进门,就见到池秀正笑声朗朗的跟彭二婆说的热闹。

    第20章 谋算

    见到池樱一行人过来,池秀一派从容仿佛跟池樱从没有过龌龊一般起身招呼:“崔队长,二妹,你们也过来了?”

    池樱淡淡的点头算是招呼一声,崔正则直接没什么反应,大步进屋要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彭二婆赶忙迎上前把东西接了,口里不停的嗔怪道:“你这娃娃,都跟你说过了,过来不要带东西了,干啥每次还这么客气。”

    崔正则答道:“二婆莫怪,今天情况特殊,池樱工作的事情搞好了,今晚我们就在二婆这里喝上两盅,庆贺一下。”

    池秀听得这话,顿时心如重锤,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了,但亲耳听到这消息还是让她心情狠狠的低落了下去。有心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恭喜池樱,但挤了几次笑容都没有挤出来,只好脸色难看的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彭二婆一听,顿时乐的合不拢嘴:“好好好,这是大好事,是该要好好的庆祝一下。你坐,我去准备点吃喝。”

    崔正则赶忙拦住她:“二婆,东西我们都买好了,二婆不用去忙活了。”

    池樱也赶忙帮腔:“是啊,二婆,东西我都收拾好,我去馏热一下,就能吃了。二婆你坐下跟崔队长两个说说话,我去灶屋热一下就行,你就不用忙活了。”

    彭二婆哪里肯依:“这哪得行?小崔都过来这么多趟了我一次都没招待过,今天刚好借你工作的喜事,我得好好整治点吃喝才行,莫拦我了,不然我可就生气了。池樱,你去烧水,小崔,你过来帮我把那只公鸡杀了,我再去拿块腊肉......”

    彭二婆兴奋的一迭声的安排着,一边说一边手脚麻利拿起竹竿从房梁上取了一块腊肉下来,然后跑到鸡窝抓了一只公鸡让崔正则去杀。

    见老人家兴头头的要做这些事,池樱也不再阻拦,老人家能恢复生气,就是好事,老人家有心,就让她将这份心意做足了让她舒坦。

    池樱带着池文骏小哥俩来到灶屋烧火烧水洗配菜做准备工作。

    大家各司其职,各忙各的,一时间屋子就剩池秀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看着众人对她视若无睹的样子,池秀再是心性坚韧也难免僵硬了脸,过了好一阵子,方才勉强挤了一个笑容出来:“啊呀,二婆要做好吃的了,那我不打扰二婆了。二婆,我先走了,过后再来陪二婆说话。”

    池秀说这话很有艺术,乡人重礼,尤其是这时节大家都缺衣少吃的,家里来客人后,做的好吃的东西的多寡是跟这个客人的尊贵程度直接挂钩的。

    正因为在乎吃喝,大多数人家听到别人说自己家做好吃的,一般都会不好意思留饭的。池秀留了这话把儿,就等着彭二婆顺口留饭。

    “啊,池秀你要走啊。那你慢走啊,我就不送了。”二婆一边忙着抓鸡,一边随口应着。

    池秀脸色彻底黑了下去,本以为彭二婆会客气的留一留自己的,她还正在犹豫,是真的留下来吃饭呢,还是赶紧走,免得在这里看着池樱他们跟彭二婆谈笑风生而心梗,可谁知,彭二婆是客气都不带客气一下的。

    这下实在没有理由再呆下去了,池秀终是黑着脸走了出去。

    看着池秀走了,彭二婆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终于走了。也不知道咋回事,彭二婆总觉得跟池秀在一起说话累的慌,一点都不像跟池樱在一起说话时的舒坦。这大概就是真心跟假意的区别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