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耳闻此事,而且还在黄宁那里得到了佐证。

    上次,跟崔正则、黄宁两人一起说话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提到了王卫国,因为知道王卫国在前山大队超然的地位,听说喜欢他的姑娘不少,黄宁很好心的提点了池樱几句。倒也不是说王卫国坏话,大意就是王卫国很受姑娘欢迎,城里都有人追的意思。

    正因为考虑到这个,池樱今天才出手的。王卫国其人,不管是在原书中还是现在的现实中,池樱都不大喜欢。原因无它,这个人说白了就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凡事都会将自己的利益相关算计的很完美。

    比如他跟池秀,王卫国对池秀是有真感情,可他一直等着看到池秀有拿铁饭碗的可能,才正式跟池秀确定了关系。可池秀现在,工作的事情暂时是不要想的了,王卫国会作何打算,还真是不好说。

    自从自己来了之后,池秀连连受挫,尤其是那天池秀确定的知道池樱得到了工作之后对她露出的毫不掩饰的杀气,池樱有些担心,万一刺激她太狠,让她铤而走险就不好了。

    一张一驰才是平衡之道,池秀工作受阻了,她跟王卫国的婚姻却是可以努力一把的,既然她那么想跟王卫国结婚,那就帮她一把好了。

    尤其是现在这个开局,跟原书中池秀回忆自己前世时的婚姻开局不遑多让。给女主找点事做吧,让她徜徉在经营婚姻的大海里,免得天天盯着自己瘆得慌。毕竟,只有千年做贼的哪有千年防贼的不是?

    池樱说了一大串,见池永国对她的芥蒂还是颇深,池樱赶紧再接再厉:“二伯,在支持秀姐嫁给王卫国这事上我是没得私心的。”

    “二伯,虽然我们平时有些矛盾,但那也是人民内部的矛盾不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池字来,秀姐在这上面出事了对我可是没得好处的。所以啊,二伯不用怀疑我的居心。”

    “二伯啊,现在这事,光陈桂枝他们在那里说,具体咋回事我们也不清楚。这事得要赶紧把秀姐他们叫过来问清楚才行,不然,拖的越久对秀姐越不利,毕竟话是越说越多的。”

    “何况啊,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差?我看啊,这也是机会,不如就趁今天把秀姐的事情定下来,也免得夜长梦多。事情宜早不宜迟,二伯决定了要趁早,现在陈大队长也在这里呢,想必他是愿意主持这个公道的。”

    池永国被说动了,池樱说的这话是真的。要是秀儿在这事上栽了跟头,她这做堂妹的以后婚嫁恐怕也不大好看,毕竟,闲话是越说越多的。

    何况现在陈团军还在这里。这可是他们前山大队数一数二的人物,一直跟支书王禾民别苗头,对王禾民这个一把手的位置也是咬的紧的。想必他是乐意看到王禾民吃瘪的。

    池永国当即拍板,对,今天的事情捂是捂不住了,反正已经闹的全村都晓得了,总归脸已经丢完了,面子没得了里子得要,今天无论如何得把秀儿的婚事搞定。

    池永国当即把躺在地上又哭又骂的张前翠喊住:“你赶紧带两个去保管室那边把秀儿喊回来,今天的事情我们得要说清楚。光陈桂枝在这儿鬼扯一通,啥事我们都不晓得。把秀儿喊回来把事情说清楚。今天该要争的我们得要争回来。”

    张前翠哭了半天哭的脑袋发懵,但不耽误她算账,也是,反正这事都扯出来了,今天无论如何得要给秀儿扯个名份出来。哼,陈桂枝想把屎盆子都扣在他们秀儿头上,想的美?她得赶紧跟秀儿合计合计,该要的好处,该要的脸面一样不能少。

    哼,陈桂枝今天这一叫唤也好,村里人都晓得了,虽然他们面子上不好看,可这事也算是砸实了,他王卫国要是敢赖账,到时她就去王卫国的单位闹去,看不把他工作搅黄喽。

    想明白了的陈桂枝立马跑到屋里洗了把脸,然后斗志昂扬的往保管室那边跑去。把女儿叫回来说清楚。今天不把陈桂枝那不要脸的泼妇面皮子揭下来踩她都不幸张。

    看到陈桂枝斗志昂扬的出门去了,池樱深藏功与名,放心的回屋头去了。她倒是想看热闹的,无奈是梅组长来了,问过她受惊没得,有没有事之后,直接就把她赶回去了。池樱只得遗憾作罢。

    池家这边现在人声鼎沸的。王家院子现在也是灯火通明,王禾民沉着脸坐在屋檐下不停的吧旱烟,旁边几个叔伯弟兄在旁不停的问,这事要咋个处理?这事儿说来也太丢人了,幸好王卫国跟池秀男未婚女未嫁的,这要是寡妇或者是有夫之妇的啥的,那可是要人老命了。

    王家辈分最高的王老头气哼哼的在数落着王禾民:“你个糊涂蛋子,这种事情咋就任由婆娘闹呢?该捂的要捂住才是啊。闹出来多丢人。”

    王禾民抹了把脸没说话,今天陈桂枝能顺利的去池家闹事确实是他放出去的,不然,他就是用薅锄把打也会把陈桂枝拦住。不怪他做这个决定,实在是今晚的事情蹊跷的很啊。

    自家儿子跟池秀有首尾的事情他早就猜到了,总归自家是儿子,咋个都不吃亏,就由着他们去了。这么多次都没得问题,唯独今晚,他们两个被人捉奸在床,尤其是被好几个人看到是他家儿子扯了池秀的衣裳。这事麻达了,一个不好,要是给儿子盖一个□□的罪名那可不得了。

    所以,干脆就由他家那婆娘泼出去,闹的满村都晓得了,这种事情,大家喜欢听也喜欢传,说的真的一些,传的广一些,大家当一个风月的事情传出去,可以破解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