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的意见统一了起来:“要我说,池樱这娃做的对,就是要这样。当年池家人做事太绝了,几个死了爹娘的孤儿,都是至亲骨肉,都不晓得照拂一下。”

    这话立刻得到了附和:“是啊,池家人当年做的太绝了。不说照拂,还上杆子欺负呢。大房头想把池樱卖了,二房头抢了池樱他们的救命粮还有抚恤金,还要抢池樱的工作。”

    “当年要是不是池樱厉害,搬了救兵,现在池家三房都不晓得是啥光景哦。池家人就是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就要对他们狠一点。池樱现在这样做说实在的,解气。”

    有那想的更深远的,莫高深测的接话:“池樱这招,不光是解气,还是聪明。池家人那可是一群水蛭,巴上了那就不得了。池樱这样子亮出态度,以后估计也能轻省些,少些麻烦。”

    总归,池樱还没回来,前山大队对于她的讨论已经十分热烈了。

    直到正月初八,她带着新婚夫婿崔正则以及两个弟弟回到前山大队,顿时又在前山大队掀起了一个高潮。

    池樱这次回来,是给池永俭两口子上坟道别来的。

    他们就要去京市了,如无必要,估计几年都不会再归来,得要郑重的给他们道别。

    上完坟后,池樱一行回了池家院子老房子。

    彭二婆已经帮他们收拾好了,他们回来的时候,连饭菜都上桌了。

    匆匆一顿饭毕,池樱对着池文骏小哥俩道:“我们这一走要走好久的,你们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就去说说话告别一下吧。”

    池文骏小哥俩出门去了,池樱也带着崔正则出门转悠去了。前山大队严格说来不是她的故乡,但却是‘池樱’的故乡,她今天就代‘她’告别一番吧。

    这边,池樱带着崔正则在乡间小道转悠告别。

    那边,前山大队的闲话中心已经传开了池樱要随着崔正则进京享福的消息。众人啧啧称奇,这可是他们前山大队多少年不曾出过的新闻?这池樱可真是了得。

    众人称赞池樱之余,池家本家难免又被拖出来比较一番。这池樱哪里是天煞孤星?这分明是福星啊,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众人又是大大嘲笑了一番池家人的短视无情无义。只把池家人气的七佛升天,不过短短一天,家里就损失了好几个瓦罐土窑碗什么的。

    池樱一行在前山大队住了一晚就走了,停留不过一天的时间,但留给前山大队的震动却是没有那么快消散的,足够人称道好一阵子的。

    看着池樱一行走后公路上留下的汽车烟尘,池秀嘴里的溢满铁锈味儿,重来一世,就这样输给了池樱么?真的就这样输了。

    池秀站在那里半天不动,眼神幽幽渗人,人们见到了也大不大敢招呼,远远的避开赶紧走了。这池秀也不知道怎的?自从跟王卫国结婚后,这精神气就一天不如一天的,看人都直勾勾的,日常越来越渗人了。

    池秀却是不知道别人的看法,正幽幽的看着远方出神的时候,突然脑袋一痛,接着就是一声怒吼:“你站在这里丢人现眼够了没有?还不赶紧回去,家里事情一大堆呢,还站在这里发痴啊。”

    池秀缓慢转过头,王卫国来了。池秀眼神冰凉的看着眼前这个邋遢堕落,丝毫不见当年意气风发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冷笑,忽而捡起一块石头扑了过去,狠狠的砸向这个无能的男人。

    池秀下手毫不留情,一下两下的往下砸去,这个该死的男人,耽误了自己青春,耽误了自己的未来,要不是他,说不定现在跟着崔正则进京的就是自己。

    王卫国被池秀砸懵了,不过,到底男人力气大点,反应过来后,拼命的夺回了这场战事的主导权,翻身过来把池秀砸的鼻青脸肿。

    现在王卫国两口子打架前山大队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两口子要是哪天不打了才让人奇怪呢。见他们打的差不多了,早有经验的人才慢悠悠的意思意思出手拉开了两人。

    对于自己回村一趟留给别人的震动,池樱一无所知,当然,即便知道了她也无瑕顾忌,现在她正忙着进京的事宜呢。

    一切收拾停当,池樱带着池文骏小哥俩随着崔正则进京了。

    对于池樱的到来,崔老爷子用了极高的礼遇,亲力亲为安排了家里小夫妻俩房间的一应布置,然后又派了小轿车去车站接人,最后还亲自在门口迎接。

    老爷子十分着紧,孙媳妇到来,这是他们老崔家的头等大事,那一定等尽善尽美。他们老崔家就剩下他这个老头子跟一个在他眼里不着调的孙子,好容易添丁进口了,那可不得用心以对,必要给孙媳妇一个好印象才好。

    池樱一下车,老爷子就乐呵呵的走了过来,看都没看崔正则一眼,对着池樱慈爱的关切:“小樱是吧?我是爷爷。累了吧,赶紧进来。”

    池樱赶忙弯腰喊人:“爷爷。”

    崔老爷子乐的不行,原本准备敬茶过后的给的红封当场就在大门口掏了出来:“好好,好娃娃,来,这红包拿着。”崔老爷子铁血生涯,阅人无数,不过一个照面,就对池樱印象颇好。

    这个姑娘好哇,眼神清正,气质不错,是个好姑娘。怪道能把自己这野马一般的孙子套的牢牢的呢。

    崔老爷子招呼完池樱,又很是慈和的拍着池文骏小哥俩的脑袋,也一人递了一个红包:“文骏、文柏是吧,走,随爷爷进屋去。”

    进屋了,长辈在前,池樱甚是有些紧张。崔正则悄悄拉了拉她的手悄悄安抚:“不怕,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