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大军逼近,魔意滔天。

    沈若羽背着纯钧离开了斩魔岭,文昌书院为她送行。

    “只有可以动用至高峰的剑阵,你这时候不应该离开斩魔岭。”颜冰说道。

    沈若羽淡淡一笑说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刚极易折,强极则辱。”

    “剑为杀伐之兵,魔族之战是我精进剑道最好的机会。”

    “你若有事,斩魔岭必将失守。”颜冰说道。

    “你错了,只要他在。斩魔岭就永远不可能被攻破。”沈若羽朝着至高峰看了一眼说道。

    “如果你觉得他足够强大,为什么不去求他出手屠魔?”颜冰问道。

    “人族若真有危机,即便我不去求他。他也会出手。他之所以现在不出手,是因为他相信我。”

    “相信你能凭借一己之力结局三十万魔族大军?”

    “颜冰,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

    沈若羽没有再说什么,挥手和颜夫子、魏红叶等人告别,孤身朝前方走去。

    这里已经儒道所能立足的最前线,再往前就纳入魔神的神念笼罩范围之内。是以无人能够与沈若羽同行。

    沈若羽走的很慢,走着走着又忽然停下了脚步,在她身后有两人从后方同时出阵。

    一个是瑶姬,另外一个是全真教的谢流年。

    沈若羽只微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回头朝后面两人看,也没有打算和他们有交流。

    瑶姬也同样没有和她打招呼的意思,暗自握紧了战神剑。

    谢流年有心追上沈若羽,却又似乎底气不足,暗自叹息一声,保持与瑶姬同步的节奏。

    面对魔族的三十万大军,儒道和道门采取的是防守战术。

    魔族军威太强,光是爆发出的军威煞气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阳神都不能。

    道门唯有结成法阵才能抵挡,儒道大儒也要齐声诵读儒家经典,才能发出能够与之对抗的浩然之气。

    沈若羽能够坦然面对是因为她是剑神,剑神不受任何军威压制。

    瑶姬敢出战,是因为她本身就是辛金之体,同时她还握着战神剑。

    战神剑中封禁着玄女战神的意志。同样可以规避军威煞气。

    至于谢流年,他主动出战令人惊讶,但很快就有人明悟过来。

    谢流年去过昆仑墟,传说中他还在昆仑墟中得到了纯阳剑仙的传承,此刻看到他背上的双剑,这一传说终于被证实。

    沈若羽走的并不快,越往前走感受到的军威冲击越强烈,在军威中她还感知到了魔神的存在,有不止一位魔神将神念关注在她身上。

    对此。沈若羽并没有过分忧虑。

    金神威仪让她在剑道封神,同时西王母还为她增添了几分煞气。

    封神之后,沈若羽这把剑又在水火琉璃界得到了林玄真雷火的洗礼。

    自从来到斩魔岭,沈若羽几乎昼夜不停的操控着剑阵,与来自万魔殿的恶念诅咒对抗。

    这也等于一直在磨砺自己的剑心。

    天色已经黄昏,前方的黑暗没有遮蔽住群星的光芒。

    即使隔着层层乌云,沈若羽也能清晰的感知到来自北斗九星的星光之力。

    金神威仪,司天之厉,剑执北斗酝酿雷霆杀机。

    此时的沈若羽。一举一动都在诉说着对杀伐的渴望,纯钧迫不及待的想要痛饮魔族之血。

    终于,魔族大军进入了沈若羽的视野,此时她刚好登上一座低矮的山丘。

    兽潮滚滚,魔意滔天。

    军威煞气吹起腥风万丈,兽血沸腾。

    吹得沈若羽长发飞舞。剑袍猎猎。

    在她身后,谢流年要努力压制住翻涌的血气神魂。

    道法双剑成绝响,人间再无吕纯阳。

    若不是道法双剑为他分担了压力,他根本走不到这里。

    登上山丘,谢流年很自觉的站在沈若羽伸手,让沈若羽为他分担来自军威煞气的冲击。

    “躲在女人背后的男人。”沈若羽勾起嘴角讥讽。

    “我骄傲了吗?”谢流年平静的反驳。

    “漂亮。”瑶姬赶来赞许的说道。

    “说正事,等下你俩并肩战斗,切记不要越过我。不然的话,我可没本事救你们。”沈若羽说道。

    “你自己也要小心。你若牺牲了,金神威仪多半会跑到我身上。”瑶姬说道。

    “呵呵,那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把你弄死。这样我的胜算更大些。”沈若羽冷笑着说道。

    “只要你不怕秦公子伤心,尽管动手便是。”

    “我为什么在乎他伤不伤心?”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反正我也只是听说。我听说啊,有人曾哭哭啼啼的说,人间再无君子,三界再无……”

    瑶姬并没有把话说完,才说到一半就被沈若羽用剑抵住了咽喉。

    “你再说一个字试试。”沈若羽冷冷的道。

    瑶姬虽然嘴硬,却也不是傻子,立马保持沉默。

    三人交谈的功夫,魔族大军又往前挺近数里,此刻最靠前的魔兽军团距离他们只上下千丈远,杀劫瞬息将至。

    沈若羽拔出纯钧剑,准备下山应敌。

    “等等。”瑶姬喊道。

    “做什么?”沈若羽问道。

    瑶姬不回答,走到沈若羽跟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破自己的中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纯钧剑上。

    血光一闪而入,纯钧剑大放光明。

    这滴精血,代表着辛金的臣服,同时也让纯钧更具庚金杀伐之威。

    沈若羽心中微微感动,但她却不能投桃报李。

    因为她是剑神。剑神是不可能低头的。

    “多谢了。”

    “谢什么,我只是不想见你辱没了剑神的神格,别忘了我也是剑修。”

    沈若羽微微一笑,转身朝魔族大军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谢流年发出一声叹息。

    “谢道友为何叹气?”瑶姬问道。

    “沙场无丈夫,美人做先锋。”谢流年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是秦玦。”瑶姬淡淡的说道。

    谢流年嘴角一抽,郁闷的说不出话来。

    ……

    千丈,百丈。

    百丈远的时候,魔兽军团已经进入沈若羽的剑气杀伐范围之内。

    但是她没有出手。

    此时沈若羽早已把剑意提升到巅峰,同时也以剑神意志沟通了北斗九星。

    纯钧剑被林玄真淬炼之后,再得到瑶姬的辛金之血相激,剑威之盛绝不亚于战神剑。

    剑在沈若羽手中轻轻颤抖,而她的人却在疯狂的汲取北斗之力。

    杀意如火如荼,剑意也在识海掀起惊涛骇浪,仿佛随时可以冲破识海。

    沈若羽细密着眼睛,眼眸中浮现出两把小剑。

    五十丈,三十丈。

    当魔兽大军距离沈若羽只剩下最后十丈的时候,她终于出手了。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

    一剑斩出,剑气洪流犹如巨龙咆哮,从纯钧剑中跃然而出。

    剑气洪流席卷魔兽军团,冲天杀机直接把整支军团浸透,待到剑气化为无尽剑气流形爆发之时,一场惊艳三界的杀戮盛宴开始了。

    这是属于剑神的首秀,从今天开始沈若羽剑神之名开始传遍三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