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斩魔岭星河大人一眼万年逼退魔君,被我趁机救下沈若羽之后,魔君便对我展开生死追杀。

    人间没有先天神祇,但是魔君却拥有堪比先天神祇的魔威。

    星河大人能够一眼万年,那些隐藏在混沌虚空中的四万八千柱魔神,也一样能够感知到来自人间的召唤。

    魔神们祝福这场生死追杀,本该守护这个世界的天道不仅没有禁止,反而为魔君网开一面。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仿佛已经注定了结局。因为人间根本就没有力量可以帮我逃脱死劫。

    我上天无门,只能选择向冥界逃亡。

    传说中归墟可以直接连通冥界的冥海,归墟本身也是一方独立的世界。犹如大九州时期的昆仑山。

    没有人可以形容的大,只知道它吞噬天下海水而永远也填不满,传说中那属于造梦者神迹的云梦泽就是流进了归墟的水世界中。

    我身化亢龙,随着巽风昂首飞向归墟。

    冥冥中不知飞行了几万里,但见海水被分割,海天成一色。

    残阳如血。落霞花开成海。

    我时而在海上掀起腥风万丈,乘风破浪撞向天边。

    时而潜入深海之渊,犹如暗夜行路。

    可是,任凭我手段出尽,始终都无法摆脱魔君的追杀。

    漫长的逃亡过程中,属于星河大人远古的记忆开始解封,我知晓了魔君的身份。

    她是熵魔留在人间的魔种,是最古老的旧日黑暗支配者在人间的投影。

    宇宙有三灾,大风灾,大火灾,大水灾。

    熵魔是诱发大火灾的魔神中的一员,这个火不是火精那种代表光明的生命之火,而是无情融化一切的毁灭烈焰。

    不仅生灵难以抵挡熵魔的焚灭之威,日月星辰都能融化。

    熵魔的烈焰诞生于黑暗之中,甚至会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然而一旦熵魔发怒,就像是寒冰燃烧,爆发的焚灭之威绝不在凤凰之下。

    阳凤阴凤只有在完全融合的情况下。才能和熵魔相抗衡。

    魔君是熵魔留在人间的魔种,尽管还远未复苏就已经拥有堪比先天神祇的魔威,而一旦她彻底恢复到最强状态,必将为人间带来一场覆灭浩劫。

    三茅真君不出手,人间几乎没有力量能够魔君抗衡。

    人道虽然能压制魔君的凶焰,但是天道一定不许人道这么做,因为熵魔魔君带给人间的劫数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许可。

    其实真正默许这件事的不是天道,而是昊天。

    昊天想和人间做了断,甚至存了灭世的决心。自然不会放过熵魔这个杀手锏。

    最令人族绝望的是,魔君不止一位,这一点从熵魔敢不顾一切的来追杀我,放弃万魔殿不管就可以看出来。

    如果真的还有第二位魔君出现,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当然,碍于现存的天道法则,第二魔君不会那么快出现。

    晓得了魔君的身份,更加坚定了我将她引入归墟的决心,五行生克水能灭火。

    就算我无法得到来自冥界的帮助。也可以在归墟借助癸水之气与魔君背水一战。

    夜半时分,我终于来到归墟所在海域。

    遥远望去,只见海水涌动,围绕着一个庞大无匹的海眼在不停的旋转。

    我来不及多观察,便一头扎入海眼之中。

    海眼深不可测,冥冥中我也不知道自己就究竟下潜了多久。也不知这汪洋的癸水之气究竟将我带向何方。

    直到我以博山撞破了一方结界,下一刻我的身体现身于一片苍穹之上。

    这是一方瑰丽奇幻的世界,入眼看到的是满世界的碧蓝。

    山川丰盈,草木秀美。

    归墟世界不像昆仑那般冰冷,也不是我想象的被海水包围,这里赫然是一片绿意盎然充满生机的大陆。

    遗憾的是,这个世界虽然美轮美奂,我却没有看到任何种族的繁衍和生息。

    美的像是一副画卷,而画卷本身就是死的。

    我以亢龙之体迅速跨越归墟的天空。依旧没有察觉到任何种族生命的存在,就连这里的草木都仿佛是假的,群山如同剪纸一般贴在天边。

    云梦泽是一场大梦。难道这归墟也是一场大梦吗?

    神话中提到的水神有两个,一个是玄冥一个是共工,但是这两大神祇都没有编造归墟这场大梦的能力。

    忽然。我心头涌现出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会不会归墟和云梦泽的造梦者都是同一个人?

    我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云梦泽最终的去向是流进了归墟之中,而这恰好说明归墟和云梦泽本属于同一个人编织的梦境。

    金神在昆仑,水神在归墟。

    再联想到道藏有句话叫做太一生水,而九歌创世神祇就是东皇太一。

    岂非正好解释,造归墟大梦的人和云梦泽的人都是同一个人?

    此时魔君还在奋力追杀我,我本来已经被她追杀的精疲力竭,却在忽然想清楚归墟到底是谁的梦境之后,灵魂一震,继而识海翻涌不已。

    属于星河大人的远古记忆再次解锁,终于在我脑海中刻画出了山海经初代天帝帝俊的形象。

    帝俊。正是星河大人在人间的形象。

    穿着真龙甲胄,头戴帝王之冠,其形象与我本人毫无而至。

    看到帝俊的形象显化成形,我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气。

    从我被胡端公引入玄门开始,我就一直在追寻我真正的命运。

    从黄河大王追查真龙后裔,到神仙墓中赌上伏羲。

    宋珏倾诉前世将我和九歌神话联系起来。及至在帮助沈若羽攫取金神威仪,西王母设局诱发紫微倒悬,继而我看见了星河大人……

    我这一路走来,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磨炼,最终在归墟觉醒了我真正的命运。

    其实,在我帮助阿清觉醒的时候就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

    阿清为羲和,我与她还有着龙凤大劫的因果,如此这般命运相连,我的身份还用猜么?

    只是,知道归知道,只要我自己一天不觉醒就永远无法得到验证。现在帝俊的形象已经出现,我也终于清楚的知道我是谁留下的执念。

    归墟有山,朝东南倾泻,犹如擎天神柱。

    命运觉醒之后,我放弃了继续逃亡,落在山顶直接显化帝俊的衣冠。

    面容无须变化,因为他便是我,我便是他。

    “怎么不逃了?”魔君笑着落在我身前。

    魔君的笑容只停留一瞬,很快她就明白我为什么不逃了。

    下一刻,魔君面容扭曲,厉声尖叫着说道:“不,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在梦里一切皆有可能。”

    (这章写的太累了,但是真精彩,嗯嗯,明天再写屠魔之战,晚安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