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没有觉醒之前,我真不晓得该怎么逃脱魔君的杀劫。

    但是现在,我根本无需在逃。

    熵魔是烈焰,不管是暗黑烈焰还是光明烈焰,都要被癸水克制。

    这里是归墟,道藏的那句话不是白说的。归墟吞吐天下海水,犹如昆仑凝聚天下庚金。

    显化帝俊之冠后,我便是帝俊。

    不过我只有在这里才能做到,因为这里是归墟,归墟本就是帝俊的梦境。

    如果去了外面,在我用九之前,我无法展现天帝威仪。

    可惜的是。即使在这里我只有天帝的威仪,实力并未有多少提升,与魔君之战依然是一场惨烈的搏杀。

    好处在于,我不用再承受魔君带给我的神念威压。

    察觉到了我的变化。魔君愤怒的扭曲了面容,原本夺舍的人类皮囊也在疯狂扭曲中燃尽,露出了原本的相貌。

    依然是个女子形象,全身流火,火焰从她眼眶中溢出,头发是跳动的火焰。

    穿着火焰魔甲,流火不停的朝下面滴落,却仿佛永远也不会流尽。

    这不是凤凰的那种明火。而是一种特殊的暗影烈焰。这火焰不会给人带来光明,只会带来毁灭和灾祸。

    她站在哪里,哪里就会被暗影烈焰灼烧成灰烬。

    我最强的战力是剑道,在显化帝俊之冠后,我心中剑意滔滔,一如归墟所吞吐的无尽海水一般,没有尽头。

    随着我心念一动,凝聚癸水之气瞬间结晶,最后化为一柄三尺长的水晶剑。

    我与魔君对峙,没有言语,各自都在疯狂提升战意和杀机。

    魔君的战力堪比先天神祇,而我只有先天神祇威仪却无先天神祇的战力。

    要打败魔君就必须借助归墟的癸水之气对其进行压制,因为五行生克,水克火。

    同时我还要演卦沟通天地玄机,以卦象进行牵制。

    这不是莽夫之间的战斗,我既然决心屠魔,就要算尽一切动用一切手段。

    我与魔君的杀机越来越凝重,凝重到极致仿佛连山岳都无法承受。

    脚下的高山寸寸摧折,大地决裂出无数裂纹。

    极致山体摧折过半我和魔君同时出手,魔君抬手发出一道暗影烈焰,被我以癸水为剑爆发出庚金剑气抵挡。

    烈焰融金,剑气的杀伐之威大为减弱,未能将暗影烈焰全部斩灭,依旧朝我袭来。

    见此。我抬手在胸前画卦。

    上泽下泽,兑卦成象。

    兑卦为两水相连,为六冲卦象,大好大坏,好坏参半。ヒ

    又如少女喜悦,又羞又恼。

    自演卦以来我鲜少起这一卦,因为我修的是乾道龙章,持的是君子之道。

    泽卦太过柔顺与我本性相违背,但在这里泽卦是我最好的选择。

    归墟是梦里水乡,正是伊人所在。

    暗影烈焰近身,迅速被泽卦吞噬淹没。

    魔君再度来袭,连续发出六道暗影烈焰。我则是直接将兑卦六爻全部打出。

    六道烈焰与兑卦六爻相撞,最终一一毁灭。

    这正是魔君想要的结果,兑卦才消失,她便整个人身化暗影向我冲杀过来。

    我持剑与她近身搏杀,双方的速度都提升到极限。

    真龙甲胄能抵挡暗影烈焰的侵蚀,帝俊威仪又能克制魔君的神念威压。

    是以尽管我战力有所欠缺,依然和魔君战成平手。

    两道光影,黑暗交错。

    我和魔君不停的交征碰撞,爆发出的能量冲击,破碎虚空折射四方。

    水晶剑不堪大用,剑气也成了多余。

    战斗到最后,我与魔君难分彼此。只剩下光与影的纠缠。

    从天空战斗到地面,从陆地到海洋。

    每当我处于劣势我便遁入深海,魔君在海水中战力大减,待到她承受不住就会迅速飞上天空。

    魔君凶焰万丈,还好这归墟癸水无尽,我占尽地利,但要想彻底压制魔君依旧看不到希望。

    混战中感知不到时间的流逝,处于全力拼杀中的我们眼中都只有对方。

    魔君不死。便是未来人族最大的隐患,即便我不杀她,她也绝不会放过我。

    无休无止的战斗,在疯狂透支着我的神念本源之力。魔君的暗影烈焰不见衰减,显然也在从魔格中汲取力量。

    还好这里是归墟,即使战到天崩地裂也不会给其它生灵带来灾祸。

    我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之战,从未像今天这般战斗的酣畅淋漓,在疯狂的交战中,我显化出诸般法相。

    时而龙首人身,时而帝俊威仪,并将那乾道六龙相继演化个遍。

    我本就已经触摸到了用九的边缘,只差一个奇迹。我有决心在这场战斗中屠魔正道,见群龙无首。

    魔君的轻敌深入,给了我千载难逢的机会。

    冥冥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我与魔君都到了力竭的边缘。最后的战斗又回到了战斗开始的地方。

    那座形如擎天之柱,却已摧折过半的山之巅。

    魔君单膝跪伏在地上,身前左右四方都有暗影烈焰在燃烧。

    “帝俊,你死之后。我必将屠杀百万人族为祭。”

    “你杀不死我。”

    “没有人可以永生不死,何况你已经死过一次。”魔君说道。

    “若能杀我,你又何必浪费口舌?”

    “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魔神力量吧!”

    说完这句话,魔君从地上拔空飞起。

    头上长出两只角,后背张开一对暗影之翼,双手各自握着一把燃烧的弯刀。

    魔君舍弃了人类形态,直接催化魔格显化熵魔本相。

    全身迸发出可以灼烧灵魂的烈焰,只要被烈焰碰到就会迅速溶解毁灭。

    暗影之翼赋予魔君超越以往的速度,这速度甚至直接突破了天地法则,连天道都无法制约。

    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魔君以弯刀在身体上切割数下。

    真龙甲胄勉强能抵挡刀锋,却无法再抵挡熵魔本相赋予的焚灭之威,刀锋所过处,真龙甲胄都开始燃烧。

    察觉到生死未济,我果断逃向深海。

    当我发现连海水都无法再对魔君造成困扰的时候。战斗仿佛回到了最初。

    我依然没有摆脱被追杀的命运。

    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继续往深海中不断的下潜。

    传说中归墟与冥海相连,当我下潜到尽头的时候,仿佛触及到了一层虚无缥缈的结界。

    当下我毫不犹豫的冲破,结界跌落于冥海之中。

    归墟的海水无法熄灭魔君的烈焰,冥海的海水依然如此。

    从人间到归墟,再从归墟到冥海,我始终无法摆脱被追杀至死的命运。

    最关键的是。离开归墟之后帝俊威仪消失了,现在的我更加不是魔君的对手。

    我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极限般的躲开魔君的烈焰吞噬,从冥海冲出。

    放眼四顾,只见天地昏沉,一时间竟然不知向何处逃。

    魔君破出冥海,再次浮空与我对峙。

    “帝俊,这里便是你最后的葬身之地。”

    魔君刚要对我动手,忽然又停下了动作。

    只见,从极遥远的黑暗之中,传来一道浩瀚无穷的神念。

    这神念同样带着焚灭万物之威。

    才感知到神念的存在,下一刻发出这道神念的主人就现身在这冥海上空。

    这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头发乱糟糟的像是一篷草。

    唯有一张脸,倾国倾城无与伦比的美丽。

    魔君,有着不弱于凤凰的焚灭之威。

    可是这个疯子一般的女人所爆发出的焚灭之威,居然还在熵魔之上。

    “你是谁?”魔君问道。

    “连我都认不出,看来你觉醒的实在过于草率了。”女人淡淡的说道。

    “你是旱魃?”

    魔君终于醒悟,恐惧着叫出了女人的姓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